呼明君

圣杯在古老的罗斯林下静待,
剑刃圣杯守护着她的门宅,
与大师的杰作相拥入梦,
漫天星光下,她终可入眠。

gaoshanzhuying:

古水:

*Bach 330* --99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巴赫 康塔塔「快乐的安宁」
第一段咏叹调: 快乐的安宁,灵魂之渴望
(Vergnügte Ruh, beliebte Seelenlust, BWV 170 - I. Aria: Vergnügte Ruh, beliebte Seelenlust)

        老子曾以“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概述道家思想中的美学观点,后人有注“听之不闻名曰希,不可得闻之音也。”无声之音即“大音”恐世间少有,即便有,亦非吾等凡夫俗子可闻之。霍金当可凭其无边思维谛听到宇宙之声,“音乐之父”巴赫则以其无比虔诚记录下上帝之音,相比之下,后者或更易为今人所拾得一二。
        巴赫的音乐是通向天国的山峰,而其宗教作品便居于峰顶。传世的两百多部教堂康塔塔涵盖单声部及多声部,于路德赞美诗的基础上,吸收了法国序曲之器乐结构及意大利歌剧的声乐技法,进而将这一源自中世纪牧歌的声乐体裁完善成以器乐引子部结合咏叹调、宣叙调、二重唱及合唱的独特艺术形式。主事莱比锡教堂唱诗班后,每个礼拜日(主日)及众多节日所需的康塔塔,让巴赫一刻不放下创作之笔,聆听上帝教诲的同时,以音符向世人传递着救世主的福音,涓涓溪流般的清澈旋律,愉悦感官和心灵,更涤荡肉体与灵魂。
        为独唱女低音及室内乐所作之“BWV 170”,首演于1726年7月28日(圣三一主日后第六个礼拜日),全篇五段,以宣叙调分隔开三首咏叹调,唱词节选自德国诗人莱姆斯(Georg Christian Lehms)的基督受难文,大意为劝诫世人弃恶从善,以保死后灵魂进入天堂。第一段咏叹调采用了巴洛克时期盛行的“返始结构”,在牧歌节拍的舒缓衬托下,给予心灵平静抚触,教人渐消纷繁欲念,虔诚向主。
        推荐这版假声男高音与古乐团体之现场演录,通透弦响与开阔音场,如实还原了教堂肃穆庄重之氛围,一如置身三百年前的圣托马斯穹顶之下!

演唱: 约第·多梅尼克** 
        (Jordi Domènech)
伴奏: 海马古乐团** 
        (Hippocampus)
指挥: 艾尔伯托·马丁内兹·莫里纳**
        (Alberto Martínez Molina)

古水: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莫扎特「忏悔者的庄严晚祷」
第五段:“赞美吾主”
(Vesperae solennes de confessore, K. 339: V. Laudate Dominum)

        阿尔卑斯山北麓的萨尔茨堡,在神圣罗马帝国时期是一处拥有高度自治权的教会领地,采邑主教行使着宗教与世俗的双重管辖权,天主教作为唯一合法的宗教信仰,享有等同于君权的崇高地位。出生在萨尔茨堡,并在此度过了短暂生命前三分之二的沃尔夫冈·阿玛丢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便是一位沐浴着天主圣光的虔诚教徒。
        从17岁在父亲的安排下担任主教的宫廷乐师,到1781年正式与之决裂迁居维也纳的八年间,天性乐观的莫扎特曾不止一次试图挣脱教会严苛的束缚,完成大量奉制创作后,他会兴致所致地为钟爱的小提琴谱写协奏曲,亦会约上三五知己合奏一段室内乐或自己擅长的键盘曲,更会趁着出游的契机,将自己的歌剧作品献于世人。只有自由翱翔在天际的鸟儿,歌声才最婉转动人。然对于心中怀有虔诚信仰的莫扎特,即便是那些最令人感到乏味的圣乐作品,亦被他以非凡才思赋予了最美的韵律和气质,愉悦感官,净化心灵。
        四声部合唱曲「忏悔者的庄严晚祷」,完成于莫扎特辞去教廷职务前的1780年,为萨尔茨堡大教堂礼拜仪式而作,结构上完全沿用了前一年创作的「安息日庄严晚祷」(K. 321),前五段分曲唱词取自「诗篇」章节(Ps. 110-113,117),第六段“尊主颂”以欢悦氛围收束全篇。推荐其中最为著名的第五段,女高音声部以花腔式咏唱引出,随后将旋律交由合唱并融入其中,虔敬安宁中渐入博大深邃的至美境界。

唱词大意:
哦 赞美吾主
万国啊 赞美他
万民啊 赞美他
赞美他的无上慈悲与仁爱
主的真理 永世长存
荣耀归于主
阿门

演唱: 重音合唱团***
        (Accentus)
演奏: 岛屿管弦乐团***
        (Insula Orchestra)
指挥: 劳伦丝·伊奎尔比***
        (Laurence Equilbey)

垈郦: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莫扎特「圣体颂」
(Ave verum corpus, K. 618)

        1791年6月,沃尔夫冈·阿玛丢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搁下创作中的「魔笛」手稿,来到维也纳南部温泉小镇巴登,探望待产中的妻子康斯坦策。期间,受好友同时也是教区内圣斯蒂芬教堂音乐总监安东·施托尔(Anton Stoll)之托,为当年的基督圣体圣血节创作了「圣体颂」。
        作为一阕独立的经文歌,该作以弥撒曲中常见之四声部合唱(SATB Choir)加弦乐及管风琴伴奏演绎,拉丁文唱词采用14世纪时教宗英诺森六世的圣餐赞美诗,短短数小节,以信徒虔诚的语气叙述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牺牲,以拯救人类之义举。莫扎特在总谱手稿上特别示意人声及伴奏压低音量,藉以表现乐曲静穆冥思之意境,充满神谕气息的D大调作引,情绪之转换则在多次转调中自然完成,天才手笔之下流露着万民对于救世主之敬仰与赞美。
        在完成该作不到半年,莫扎特便撒手人寰,创作之笔停在未完成的「D小调安魂曲」之“垂泪之日”。

唱词大意(意译 © 古水)
耶稣基督神的子嗣
藉童贞玛利亚降世
在十架上受难牺牲
乃为世间众人赎罪
自他两肋流血与水
圣体化作天堂盛宴
一人受死万民豁免
圣血颐养你我万代

演唱: 莱比锡广播合唱团***
        (Rundfunkchor Leipzig)
伴奏: 德累斯顿国立管弦乐团***
        (Staatskapelle Dresden)
指挥: 彼得·施莱尔***
        (Peter Schreier)

古水: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瓦维洛夫「圣母颂」
(V. F. Vavilov: Ave Maria)

        这首旋律深情感人的「圣母颂」(Ave Maria)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被错误地归在裘里奥·卡契尼(Giulio Caccini 1551-1618)的名下,以至于绝大多数古典乐迷都只将其记作“卡契尼圣母颂”,以区别于Schubert和Bach/Gounod的同名作品。
        该曲真正的作者 弗拉基米尔·费奥多罗维奇·瓦维洛夫(Vladimir Fyodorovich Vavilov1925.5.5-1973.3.11)一生都在苏维埃社会主义的体制下度过。自莫斯科音乐学院毕业后,主修古典吉他与鲁特琴演奏的他一直醉心于早期音乐形式的探索与研究,并常以文艺复兴及巴洛克时期音乐家的名义发表自己创作的作品,其中不少曲调更是被填上歌词,成为流传甚广的经典佳作。这首传唱度颇高且拥有众多录音版本的宗教咏叹调,是作曲家在1970年以“无名氏”之名发表,同时收录于前苏联唱片厂牌“Melodiya”发行于当年LP上的一首声乐曲,此后,一位参与录音的管风琴师却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对外宣称该作源自“新发现的曲谱”,并将曲作者标注为文艺复兴至巴洛克更迭期的意大利作曲家Giulio Caccini,1987年,经由著名的俄罗斯女中音歌唱家伊琳娜·阿尔希波娃(Irina Arkhipova 1925.1.2-2010.2.11)演唱后,这首充满浓郁宗教气氛与世俗情结的声乐曲目迅速传遍全球,宛若一阕虔诚的内心祷文,褰起每一位聆听者灵魂深处最为原始的情感共鸣。
        瓦维洛夫一生籍籍无名,早在该曲风靡之前的1973年,便于贫病交加中走完了他短暂的47年人生。多年后,当被问及父亲生前为何不将作品署上自己名字时,作曲家的女儿给出了发人深省的回答:“我的父亲深信,一个如他一般毫无背景、默默无闻的音乐家,是绝不可能获得作品发表的机会,而他,却无比渴望自己创作的音乐能被世人听到,故而,他选择了将这份常人无比看重的荣耀留给了前辈音乐大师们......”

演唱: 艾琳娜·嘉兰查***
         (Elīna Garanča)
演奏: 德国萨尔布吕肯凯泽斯劳滕广播爱乐乐团***
         (Deutsche Radio Philharmonie Saarbrücken Kaiserslautern)
指挥: 卡雷尔·马克·奇琼***
         (Karel Mark Chich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