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明君

圣杯在古老的罗斯林下静待,
剑刃圣杯守护着她的门宅,
与大师的杰作相拥入梦,
漫天星光下,她终可入眠。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肖邦「F小调幻想曲」
(Fantasy in F Minor, Op. 49)

        完成于弗雷德里克·肖邦(Frédéric Chopin 1810.3.1-1849.10.17)31岁时的「F小调幻想曲」,被誉为其“创作才华最高阶段的产物之一”。古典时期发展自莫扎特,并经舒伯特完善的幻想曲体裁,在“钢琴诗人”笔下俨然摆脱“主题+变奏”的既有模式,融入更多创作者的灵感、即兴手法及主观情绪,进而在同诠释和欣赏者之间构筑起更为丰富多样的音乐内容与聆听体验。
        该作庞大的结构和跌宕的情绪,在很大程度上受柏辽兹(Hector Berlioz 1803.12.11-1869.3.8)于前一年首演之「葬礼与凯旋交响曲」的影响,后者以铜管乐描绘法国七月革命之表现形式,更为肖邦绸缪已久的爱国情怀注入了新的灵感。全曲结构跨越奏鸣曲和回旋曲式,同时带有很强的即兴及叙事效果,呈示部于f小调上以琶音弹奏出缓慢而带肃穆表情的葬礼进行曲,似乎暗示那场令作曲家背井离乡的政治腥风和对牺牲者的痛惜哀悼,第二主题转入同名大调,依旧是进行曲式,波兰民歌的曲调抒情高亢,如一阕慷慨的战斗檄文,唤醒人们渐趋萎靡的意志,家国离恨的阴云尚未驱散,远方的天空却已曙光初绽;发展部在前两个主题的交织运用之外,加入了一段平静的圣咏旋律,带有冥想意味和情绪的转承效果,更为再现部力量与勇气的积蓄和爆发,作铺垫和酝酿;随着力度和音量的渐进式增强,乐曲转入辉煌华丽的主题再现,开头部分送葬的阴郁悲恸,在此刻发展为一支豪迈的行军队列,圣咏主题亦于尾奏部回归,却带着更多的自信与希望,仿佛一支庄严的颂歌,将乐句推向意境之升华,全曲在干净有力的和弦中结束。
        身为拉威尔晚年入室弟子的犹太裔法国钢琴大师Vlado Perlemuter,早年便擅长于法国浪漫派作品之诠释,其在国内的知名度虽不及同时代的鲁宾斯坦及霍洛维茨等人,然桃李满天下的教学成果和跨越七十多年的演奏生涯,却也令其以学者型演奏家,位列20世纪大师之列,其指尖的肖邦,独有一份不疾不徐,气韵天成之美感,教人久听不厌,遐思无限。

演奏: 弗拉多·佩勒穆特***
        (Vlado Perlemuter 1904.5.26-2002.9.4)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威尔第 歌剧「弄臣」
第一幕咏叹调: 美女如云
(Rigoletto: Act I - "Questa o quella")

每位女士在我看来  都一样可爱
对于她们  我从不偏爱
但也不会  以真心相待
上帝将众多美人赐予我
仿佛生活里开满了花朵
可能今天我爱上了这个
明天便会钟情于另一个
忠诚就像疾病  教人痛恨
只有傻瓜才会坚守忠贞
若无自由  又怎谈爱情
不顾丈夫们嫉妒的怒火
不管情郎们内心的折磨
若有美人向我秋波暗送
爱的诱惑总能令我心动

        三幕歌剧「弄臣」(音译名"黎戈莱托")是朱塞佩·威尔第(Giuseppe Verdi 1813.10.9-1901.1.27)步入创作成熟期的首部力作,剧本由皮亚维(Francesco Maria Piave 1810-1876)改编自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 1802-1885)的讽刺剧「逍遥王」,1851年3月11日在威尼斯凤凰剧院的成功首演,奠定了该剧在国际舞台长盛不衰之地位。
        曼图瓦公爵好色成瘾,风流成性,弄臣里戈莱托虽相貌丑陋,人见人恶,却因善于物色美女取悦主子而获公爵宠幸。妻女成为猎艳目标的朝臣们决意施计惩罚奸佞小人,于是一幕阴差阳错的悲喜剧由此上演,弄臣美丽善良的女儿终成为冤冤相报的无辜牺牲品。威尔第以音乐语言刻画人物性格之创作手法,于该剧中尤显突出,在公爵这一人物的塑造上,玩世不恭、诡谲狡猾的形象出落在其多个唱段及夸张而又贴切的眼神和动作间。与众所周知的第三幕咏叹调“女人善变”之巧舌辩解形成对应的是全剧开场时的这首“美女如云”,露骨的唱词简直就是花花公子朝秦暮楚,戏梦人生的内心直白。
        推荐的演绎来自意大利戏剧男高音Carlo Bergonzi在Philips唱片的留声,作为20世纪威尔第歌剧最出色的诠释者,其举重若轻,流畅细腻的演唱风格和对细节从容优雅之处理,无一不令乐迷津津乐道,对意大利美声唱法的醇熟把握鲜有出其右者,就连“三高”之首帕瓦罗蒂都将其誉为自己心目中最伟大的男高音!

演唱: 卡洛·贝尔冈齐***
        (Carlo Bergonzi 1924.7.13-2014.7.25)
伴奏: 新爱乐乐团***
        (New Philharmonia Orchestra)
指挥: 内罗·桑蒂***
        (Nello Santi)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罗萨斯「乘风破浪圆舞曲」
(Rosas: Über den Wellen)

         这首带有典型施特劳斯家族音乐风格的圆舞曲,出自墨西哥作曲家胡文蒂诺·罗萨斯(Juventino Rosas 1868.1.25-1894.7.9)之手,于1888年完成并首次发表,西班牙语标题"Sobre las Olas"意为"在波浪上","乘风破浪"的译名则呼应了乐曲流畅的旋律和踌躇满志的情绪,教人在轻柔曼妙的节奏中感受到音乐和谐自然之美与惬意的生活气息。
        罗萨斯幼年自学小提琴,在16岁进入墨西哥国立音乐学院前,一直靠在街头卖艺为生,短暂的军乐队和管弦乐队任职经验,为他的音乐创作开辟了更为广阔且专业的领域,19世纪下半叶盛行欧洲的圆舞曲、波尔卡和进行曲等体裁,罗萨斯均有涉猎,这首圆舞曲就是他借用维也纳圆舞曲形式所创作。引子部以竖琴模仿出细浪拍打的场景,第一段小圆舞曲优雅而富动感,仿若小船在洒满阳光的水面破浪前行,微风拂起发丝衣襟,更漾起自由的心旌;第二段小圆舞曲以频繁的变调赋予乐曲灵动的色彩,似是水波声里愉悦的欢歌,抒发着对生活最热情的赞美。
        罗萨斯在一次南美的巡演之旅中不幸患病客死异乡,年仅26岁。多年后当其遗骨回到祖国时,他的这首作品已在家乡及美国南方族裔中广为流传,其出生地桑塔科鲁兹也被加上其名字尾缀,以示纪念。推荐管弦乐队演绎,也是该曲最优美最常被听到的版本。

演奏: 维也纳国民歌剧院管弦乐团***
         (Wiener Volksopernorchester)
指挥: 弗兰茨·鲍尔-苏瑟尔***
         (Franz Bauer-Theussl 1928.9.24-2010.4.30)

金顶: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柴可夫斯基「洛可可主题变奏曲」之
主题: 朴素的中板
(Variations on a Rococo Theme, Op. 33: I. Tema- Moderato semplice)

        Rococo(洛可可)一词出现于18世纪的法国,最初是指源于却有别于巴洛克风格的建筑和装饰艺术,轻快华丽而强调自然元素的运用。由于王室的推崇,该种艺术风格也渗透到那时的文学、绘画以及音乐等领域,成为巴洛克与古典更迭时期审美风尚的主流。
        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5.07-1893.11.6)一生为主/独奏大提琴只写了一部作品,即完成于1876-1877年间的「洛可可主题变奏曲」,这部在风格上受到莫扎特启发的作品,却是以老柴原创的主题作为八段变奏的基礎,递延的变奏段落则将主题变换出各异的音乐情绪。不同于传统的协奏曲演奏,会有乐队齐奏时的独奏乐器休止,套曲形式的不间断连续演奏,需要演奏者拥有在高频率运弓之同时极好的乐旨诠释能力,多段高把位的音域表现更是对专业技巧极具挑战性。
        朴素而优雅的主题在简短的引子部后由独奏大提琴直叙,浓郁的俄罗斯情调乘着恬静的旋律,瞬间如一股暖流,涌入心房,温柔中闪烁着最为华丽的色彩。随后的各段变奏于强烈的明暗对比中,逐次推进着乐思的发展:有欢畅明朗的快步,亦有低徊阴沉的慢语;有细如春雨的耳边轻诉,也有教人眷恋的轻歌曼舞;有凄美哀婉的心灵迷雾,更有高亢辉煌的生命赞曲,作曲家又一次以生命的音符编织起动人的旋律,让人感受到音乐丰富的表现力和感染力。
        作为题献给当时与柴可夫斯基共事于莫斯科音乐学院的德国大提琴家威廉·费岑哈根(Wilhelm Fitzenhagen)的作品,今人多以由其编排的乐谱为演奏范本,末段变奏和尾声通常被略去,以第七变奏--充满活力的快板收尾,体现出全曲乐观向上的情绪!

ps: 专辑链接 (点击聆赏收藏)

大提琴独奏: 姆斯蒂斯拉夫·罗斯特罗波维奇***
                     (Mstislav Rostropovich 1927.3.27-2007.4.27)
协奏: 柏林爱乐乐团***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赫伯特·冯·卡拉扬***
          (Herbert von Karajan 1908.4.5-1989.7.16)

古水:

在这个辞旧迎新的时刻,古水携子博“九夏樂音”谨以此曲,感谢所有支持本博,聆听並喜欢古典音乐的朋友们,恭祝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事业顺利,生活美满!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威尔第 歌剧《茶花女》之「饮酒歌」
("Libiamo ne' lieti calici" from La traviata)

男声(Alfredo):
Libiamo, libiamo ne'lieti calici
che la bellezza infiora.
E la fuggevol, fuggevol ora
s'inebrii a voluttà
Libiam ne'dolci fremiti
che suscita l'amore,
poiché quell'occhio al core onnipotente va.
Libiamo, amore, amor fra i calici
più caldi baci avrà
让我们举起欢乐的酒杯,
杯中的甘醇令你我陶醉。
短暂欢乐时光虽然甜美,
永恒真挚爱情却更宝贵。
珍惜眼前幸福切莫浪费,
大家举杯共为爱情干杯。
青春就像小鸟展翅高飞,
一朝离去便再难以追回。
你我何不敞开各自心扉,
让那爱情似这香槟鼎沸。

合唱(Chorus):
Ah! Libiam, amor, fra' calici
più caldi baci avrà
啊!让我们为爱情再次干杯。

女声(Violetta):
Tra voi, tra voi saprò dividere
il tempo mio giocondo;
Tutto è follia, follia nel mondo
ciò che non è piacer
Godiam, fugace e rapido
è il gaudio dell'amore,
è un fior che nasce e muore,
ne più si può goder
Godiamo, c'invita, c'invita un fervido
accento lusinghier.
他的歌声充满真诚,
令我芳心随之欢腾。
人生苦短切莫坐等,
快乐只为青春而生。
花瓣零落只随西风,
青春逝去难再重逢。
举杯同祝满室宾朋,
无论你我相识似曾。
一起和着美妙歌声,
共享心中美好爱情。

合唱(Chorus):
Ah! godiamo, la tazza, la tazza e il cantico,
la notte abbella e il riso;
in questo, in questo paradiso ne scopra il nuovo dì
啊!今晚我们纵情欢唱,
歌声教我流连徜徉!
当那朝霞透过花窗,
欢乐使人淋漓酣畅!

女声(Violetta):
La vita è nel tripudio
快乐就像杯中美酒,
男声(Alfredo):
Quando non s'ami ancora
美满生活夫复何求?
女声(Violetta):
Nol dite a chi l'ignora,
妾意所属君可知否?
男声(Alfredo):
È il mio destin così...
命中之人在此守候。

齐唱(All):
Ah si, godiamo, la tazza, la tazza e il cantico,
la notte abbella e il riso;
in questo, in questo paradiso ne scopra il nuovo dì.
啊!今晚我们纵情欢唱,
歌声教我流连难忘!
当那爱意涌入心房,
欢乐教人春心荡漾!

        「让我们举起欢乐的酒杯」(意大利语:Libiamo ne' lieti calici/英语:Let's drink from the joyful cups),朱塞佩·威尔第***(Giuseppe Verdi 1813.10.9-1901.1.27)最著名的歌剧唱段之一,出自其首演于1853年的三幕歌剧《茶花女》(La traviata),剧本改编自法国作家小仲马(Alexandre Dumas, fils 1824.7.27-1895.11.27)的同名小说,讲述了一位不幸沦落风尘的善良女子,因坚守自己的承诺,而与真爱擦肩而过,最终却在死后因其高尚的心灵而重获尊重的故事。这一唱段出现在第一幕开头,女主人公薇奥列塔(Violetta)于盛宴上举杯应和其追求者阿尔弗雷多(Alfredo)的爱情祝颂而唱出的二重唱,每每男女独唱之后,便会引来众人齐齐合唱,将气氛推向欢乐的高潮。该曲另一更为人熟知的名曰:「酒歌」(Brindisi),常被后世用作节日祝酒的背景音乐。

ps: 歌词中文意译--古水,中文歌词版权所有 © 古水,LOFTER内转载引用请注明出处,严禁任何目的站外转载或盗用,违反之行为将被诉诸法律。
      男高音--鲁契亚诺·帕瓦罗蒂***(Luciano Pavarotti 1935.10.12-2007.9.6)
      女高音--琼·萨瑟兰***(Joan Sutherland 1926.11.7-2010.10.10)
      伴奏--国家爱乐乐团**(National Philharmonic Orchestra)
      指挥--理查德·波宁吉**(Richard Bonynge 1930.9.29- )

整部歌剧唱片链接(点击进入)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韦伯 歌剧「魔弹射手」
第三幕: 猎人合唱
(Der Freischütz, J. 277 - Act III. Was gleicht wohl auf Erden)

        完成并首演于1821年的三幕歌剧「魔弹射手」,是卡尔·马利亚·冯·韦伯(Karl Maria von Weber 1786.11.18-1826.6.5)最著名的舞台作品,亦被誉为首部具有重要影响的德奥浪漫主义歌剧。
        故事取材于民间传说,讲述猎人马克斯在射击比赛中接连失利,即将失去护林员头衔和与恋人阿加莎的婚约,已将灵魂出卖给魔鬼的卡斯帕尔正欲为自己寻找替死鬼,便怂恿马克斯前往狼谷铸造百发百中的魔弹。决赛当日,卡斯帕尔伙同“黑猎人”暗中使坏,操纵马克斯枪膛中的子弹飞向阿加莎,幸得隐士相助免遭劫难,真相大白,恶人得到报应,有情人亦终成眷属。
        在该剧的音乐创作中,韦伯大量借用了民间音乐素材,纯朴而富生活气息的曲调使音乐散发出亲切而生动的恒久魅力。第三幕射击比赛开始前的“猎人合唱”以嘹亮的圆号引出,令人联想到葱郁的森林场景,古老的狩猎调则尤显阳刚和豪迈气概,一曲终了,荡气回肠的旋律仍在耳畔久久回响......

唱词大意:(© 古水 严禁盗用及站外转载)
有谁像猎人这般  自由自在又快乐
犬声四起惊晨岚  号角连营长空破
越岭翻山过险滩  举枪策马齐动作
花谢花开暑又寒  无边林莽出复没
纵那猎物再凶残  惊慌四散无处躲
痛饮一杯庆凯旋  高歌一曲壮魂魄
人生得意须尽欢  对酒当歌夫何若
啦......      

演唱: 莱比锡广播合唱团***
        (Rundfunkchor Leipzig)
伴奏: 德累斯顿国立管弦乐团***
        (Staatskapelle Dresden)
指挥: 卡洛斯·克莱伯***
        (Carlos Kleiber 1930.7.3-2004.7.13)

古水:

*sound of maestro* (大师原声) 
帕格尼尼「E小调第六小提琴协奏曲」
末乐章: 波罗乃兹风格回旋曲
(Violin Concerto No. 6 in E Minor, MS. 75 - III. Rondò ossia Polonese)

        尼克罗·帕格尼尼(Niccolò Paganini 1782.10.27-1840.5.27)一生的音乐创作基本是为了满足其个人演奏需要,从早年作为首席琴师受雇于卢卡宫廷的奉制之作,到27岁成为自由演奏家后的炫技名篇,再到功成名就后的人生感叹,一首首被同侪后辈奉为技巧巅峰的弓弦绝唱记述着“小提琴魔鬼”卓越不凡的一生。
        小提琴协奏曲实际上可视作声部扩大化的二重奏,对于谱写了大量室内乐(尤其是小提琴与吉他二重奏)的帕格尼尼来说,以独奏乐器挑战整个乐队,无疑是彰显其演奏技巧和主题驾驭能力之绝佳形式。意大利歌剧美声的迷人魅力在有着丰盈清亮歌喉的小提琴上得到了最完美的器乐重现,而众多教人匪夷所思的“独门秘笈”则大大拓展了弦乐器的音色及艺术表现力,令听者大饱耳福之余更成后世演奏家们的试金石。
        “E小调协奏曲”的乐队总谱是意大利音乐学家蒙佩里奥(Federico Mompellio)依据1972年发现的吉他手稿配器还原,以不晚于1815年的创作年份排序,应位列帕格尼尼六首(目前存世)小协之首,故而这部被编号为“第六小协”的遗作又被称作“0号协奏曲”。回旋曲末乐章,采用19世纪初风靡欧陆的波罗乃兹风格,乐队接过独奏小提琴明亮而富歌唱性的主题,不断反复并相互交织,构成丰富多变的音乐表情,其间穿插的弓法炫技,美轮美奂而教人目眩神迷,推荐的演绎来自意大利小提琴名家Salvatore Accardo在70年代的录音,这位从帕格尼尼小提琴大赛脱颖而出的当代“琴魔”以极具说服力的解读,再现了当年帕氏的超绝技艺!

独奏: 萨尔瓦托·阿卡多***
        (Salvatore Accardo)
协奏: 伦敦爱乐乐团***
        (London Philharmonic Orchestra)
指挥: 夏尔·迪图瓦***
        (Charles Dutoit)

垈郦: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莫扎特「圣体颂」
(Ave verum corpus, K. 618)

        1791年6月,沃尔夫冈·阿玛丢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搁下创作中的「魔笛」手稿,来到维也纳南部温泉小镇巴登,探望待产中的妻子康斯坦策。期间,受好友同时也是教区内圣斯蒂芬教堂音乐总监安东·施托尔(Anton Stoll)之托,为当年的基督圣体圣血节创作了「圣体颂」。
        作为一阕独立的经文歌,该作以弥撒曲中常见之四声部合唱(SATB Choir)加弦乐及管风琴伴奏演绎,拉丁文唱词采用14世纪时教宗英诺森六世的圣餐赞美诗,短短数小节,以信徒虔诚的语气叙述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牺牲,以拯救人类之义举。莫扎特在总谱手稿上特别示意人声及伴奏压低音量,藉以表现乐曲静穆冥思之意境,充满神谕气息的D大调作引,情绪之转换则在多次转调中自然完成,天才手笔之下流露着万民对于救世主之敬仰与赞美。
        在完成该作不到半年,莫扎特便撒手人寰,创作之笔停在未完成的「D小调安魂曲」之“垂泪之日”。

唱词大意(意译 © 古水)
耶稣基督神的子嗣
藉童贞玛利亚降世
在十架上受难牺牲
乃为世间众人赎罪
自他两肋流血与水
圣体化作天堂盛宴
一人受死万民豁免
圣血颐养你我万代

演唱: 莱比锡广播合唱团***
        (Rundfunkchor Leipzig)
伴奏: 德累斯顿国立管弦乐团***
        (Staatskapelle Dresden)
指挥: 彼得·施莱尔***
        (Peter Schreier)

金顶: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莫扎特「C大调主题与12段变奏曲」
(Twelve Variations on "Ah vous dirai-je, Maman", K. 265/300e)

        变奏曲是指基于一个或数个现有主题,系统地运用装饰音、曲速、力度、音色以及和声变化来发展音乐的曲式,既可以构成大型作品中的一个乐章,也可以是单独成篇的器乐独奏,巴赫著名的「哥德堡变奏曲」便是该类体裁登峰造极之作。
        莫扎特为独奏钢琴而写的多部变奏曲,主题常借用到同时期作曲家的旋律,并层层赋予音乐以天才独具的灵性,其中最脍炙人口的便是这首「K. 265/300e」,主题来自于18世纪中叶的法国童谣「妈妈,我要告诉妳!」,12段变奏围绕着一个纯朴而至简的主题,逐次发展成一首首情致各异的乐段,时而俏皮,时而沉稳;抑或动如脱兔,抑或静若处子,丰富的音乐表情之下,是揉捏技巧性与欣赏性的非凡造句功力,更是作曲家内心情感与感知世界的高度和谐!
        在这部变奏曲出版后的20多年(约1806年),一首同样以该主题填词的摇篮曲诞生了,那便是其后广为传唱的「小星星」(Twinkle,Twinkle,Little Star),学龄儿童的「字母歌」(Alphabet Song)亦有相同的旋律渊源。莫扎特在作品原稿中只对最后两阕变奏作了速度提示,想必有意将更多的即兴成份留给其后的演奏者吧!推荐这位曾获柴可夫斯基钢琴大赛奖项的韩国指挥大师的钢琴演绎,也祝大师生日快乐!

演奏: 郑明勋***
          (Myung-whun Chung 1953.1.22- )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李斯特「升C小调第二号匈牙利狂想曲」
(Hungarian Rhapsody No. 2 in C-sharp minor, S.359/4)

        创作于1846至1853年间的19首“匈牙利狂想曲”,是弗朗兹·李斯特(Franz Liszt 1811.10.22-1886.7.31)最为人熟知的钢琴曲集,正值演奏技艺巅峰的作曲家,将目眩神迷的炫技与民间音乐元素完美糅合,从不同侧面展示出匈牙利民族性格中的热情奔放与浪漫细腻。
        李斯特晚年,其学生弗朗兹·多普勒在其指点下将原作中的六首(2,5,6,9,12,14)改编成管弦乐,在当代S.359编号下分别对应4,5,3,6,4,1顺序号(当代演录中常有混淆),李斯特则亲自编撰了包括这六首在内的多部原曲的四手联弹曲谱。“升C小调第2号”(原作编号S.244/2)无论在键盘及管弦乐曲库中,都占据着最受欢迎的首位,管弦乐版在织体结构与音响色彩上达到了钢琴所无法企及之效果,20世纪管弦乐的蓬勃发展,更为百多年前的经典旋律赋予了崭新的时代意义。
        引子-拉绍(慢速)-弗利斯卡(快速)之典型吉普赛音乐特征,在该曲中完美体现,弦乐在铜管嘶声力竭的嚣叫上,艰难地拖动乐队前进,木管声部如精灵般游走在乐句间隙,为凝重的情绪点上一抹亮色,终于,乐队释下肩头千斤重载,变身为一架轻快的马车,纵情驰骋在广袤草原,世间万物被瞬间卷起,加入这旋转着的激情狂欢之中。

演奏: 柏林爱乐乐团***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赫伯特·冯·卡拉扬***
        (Herbert von Karajan 1908.4.5-1989.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