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明君

圣杯在古老的罗斯林下静待,
剑刃圣杯守护着她的门宅,
与大师的杰作相拥入梦,
漫天星光下,她终可入眠。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莫扎特 歌剧「魔笛」
第二幕咏叹调: "复 仇的火焰在我胸中燃烧"
(Die Zauberflöte - Act II. "Der Hölle Rache")

唱词大意:
复 仇的火焰在我胸中燃烧
死 亡与绝望把我紧紧围绕
若妳不能手刃萨拉斯特罗
让其痛苦感受死 亡的味道
就请妳将这母女旧情忘掉
我将永远把妳抛弃
同妳永远断绝关系
此生不再与妳相认
相隔天地相忘红尘
若妳不能教他惊恐失色
就请听到妳母亲的咒 誓
这来自复仇女神的咒 誓   

        "复 仇的火焰在我胸中燃烧",沃尔夫冈·阿玛丢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歌剧「魔笛」第二幕中夜后的咏叹调,亦是西方声乐史上最富挑战的花腔唱段。当夜后得知女儿帕米娜公主同卡米诺王子相爱,并得到死敌--大祭司萨拉斯特罗的赐福后,嫉妒与复 仇欲急剧膨胀,她交给女儿一把匕首,命其刺杀大祭司,否则便割断母女之情。坚定且饱含力量的主题响起,夜女王从温柔贤良的慈母瞬间变身气势汹汹的母夜叉,大跳与长短句在极富紧张感的上行旋律推进中,将音色表现由抒情转入夸张,音域也伴随复仇情绪的升级攀升至"high f",令人毛骨悚然之余,亦突显人物性格的善恶迭变及剧情之突转。意式歌剧花腔技法的醇熟运用,在莫氏这部临终前两个月方完成的德语歌唱剧中,达到古典时期无以超越的巅峰,也为西方声乐史抒写了瑰丽篇章。 

演唱: 艾达·莫泽尔***
        (Edda Moser)
演奏: 巴伐利亚国立歌剧院管弦乐团***
        (Bayerischen Staatsoper orchestra)
指挥: 沃尔夫冈·萨瓦利什***
        (Wolfgang Sawallisch 1923.8.26-2013.2.22)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克鲁姆弗尔茨「F大调长笛与竖琴奏鸣曲」
首乐章: 适度的快板
(Sonata for Flute & Harp in F Major, Op. 8/5 - I. Allegro moderato)

        长笛音色柔亮似莺啭,竖琴绮韵皎澈如泉吟,两种乐器的和鸣更是清新流畅,华美幽婉,散发出浪漫迷人的气息。尽管有着古老的渊源及丰厚底蕴,竖琴真正受到重视并成为主奏乐器,则是始于18世纪晚期,或者说踏板机构被引入竖琴,使其突破调性及半音的限制后。
        让-巴蒂斯特·克鲁姆弗尔茨(Jean-Baptiste Krumpholz 1742.5.8-1790.2.19)是古典主义晚期最具影响力的竖琴演奏家之一,生于捷克兹洛尼茨,长于巴黎的他,音乐启蒙来于在法军军乐团任职的父亲,31岁时在维也纳的一场音乐会奠定了其一流演奏家的地位,服务埃斯特哈齐宫廷并追随海顿学习的三年,成为其独奏与作曲生涯的基石。缘于凡尔赛宫对竖琴音色的偏爱,当时欧洲最著名的竖琴制造商如Naderman和Érard都汇集于花都,克鲁姆弗尔茨的创作既是出于贵族阶层精神消遣之需,亦伴随着乐器构造的改良与演奏技巧之革新。
        因欣赏群体主要集中在王公贵胄,旋律优美,气质典雅的特点在克鲁姆弗尔茨的音乐中尤为明显,为竖琴而作的大量奏鸣曲、前奏/变奏曲、室内乐皆极具沙龙气息,不多的几部协奏曲则是对二重奏在声部上的扩充与探索。这首「F大调奏鸣曲」在竖琴音乐文献中地位非凡,不仅因为旋律无比动听,两件乐器各自优长的充分发挥和交融,更堪比莫扎特为长笛与竖琴所写之协奏曲(K. 299)。“大K”的录音与两位名家的出色演绎,令这版毋庸置疑成为古典乐迷和器乐发烧友的共同珍藏!

长笛: 露易丝·迪·图里奥*** 
        (Louise Di Tullio)
竖琴: 苏珊·麦克唐纳***
        (Susann McDonald)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海顿「降E大调小号协奏曲」
末乐章: 快板/回旋曲
(Trumpet Concerto in E-flat Major, Hob. VIIe/1 - III. Rondo. allegro)

        按键小号(keyed trumpet)大约出现于18世纪末,其发明者奥地利人安东·魏丁格(Anton Weidinger 1766-1852)是维也纳宫廷乐队的小号手,同时也是约瑟夫·海顿(Joseph Haydn 1732.3.31-1809.5.31)的忘年知交。尽管在音域和音色表现力上仍显不足,对一些半音阶旋律的轻松驾驭,已经让按键小号明显优于自然小号(natural trumpet),一时独领风骚。
        「降E大调小号协奏曲」,J. 海顿在64岁时创作并题献给魏丁格,乐器构造改进所带来的技巧创新,实现了主题在高低音域流畅自如的切换,作品的创作构思得以最大程度体现。标准的三乐章结构配合双管制乐队编制,俨然是古典时期典型的协奏曲样式,作曲家晚年娴熟的管弦乐创作技法同其天性中的乐观优雅,交织出最耀目的华章,历百年而不散其醇芳。
        19世纪初,活塞式小号的问世令按键小号昙花一现般迅速消失,惟有海顿和其在埃斯特哈齐宫廷乐队的继任者胡梅尔(Johann Nepomuk Hummel)为之创作的两部小号协奏曲,见证了其曾经有过的风光。推荐的演绎来自美国爵士/古典小号演奏家Wynton Marsalis在索尼古典为该曲所作之第二版录音,伦敦圣吉尔教堂绝佳的音场空间加之Sony的SBM降噪技术,令纯净辉煌的铜管音色若秋日午后阳光一般,予人温暖尽享惬意。

独奏: 温顿·马萨利斯*** 
        (Wynton Marsalis)
协奏: 英国室内乐团***
        (English Chamber Orchestra)
指挥: 雷蒙德·莱帕德***
        (Raymond Leppard)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亨德尔「圣光永恒之源」
(Ode for the Birthday of Queen Anne, HWV 74 - I. Aria: Eternal source of light divine)

        对于巴洛克时期两位音乐巨擘巴赫与亨德尔,后世常评价道: “前者的音乐是奉献给上帝的,而后者的音乐则是赞美君王的。”一言既点出那个“君权神授”时代下,音乐创作主体之神圣与崇高,亦概括了两人在艺术探索上的极致追求,可谓殊途同归。
        1710年,当巴赫返回魏玛,安心于管风琴师一职,并努力抚养妻儿时,从意大利学习歌剧回来后不久的格奥尔格·弗里德里希·亨德尔(Georg Friedrich Händel 1685.3.5-1759.4.14)也在汉诺威选帝侯宫廷谋得乐正一职,一次偶然造访伦敦,眼见自己完成于意大利期间的歌剧大受欢迎,让亨德尔产生留在英伦发展的想法。当时的安妮女王(Queen Anne 1665-1714)正忙着周旋于议会纷争和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可谓日理万机,压力山大,自无心流连于自己那支宫廷乐队,但这位女强人还是慧眼识珠,发现了德国人的才华,并委约于其。1713年,「乌德勒支和约」缔结,英国获得了最大利益,不列颠帝国的旗帜高高飘扬,审时度势的亨德尔在这一年初完成了世俗康塔塔「女王生日颂歌」,谨作为向女王生辰之献礼。作品共七段,采用英国诗人菲利普斯(Ambrose Philips)的唱词文本,以三声部合唱团、室内乐团及管风琴演绎,借用咏叹调、二重唱及合唱形式咏颂臣民对女王之崇敬与赞美。首段由女低音(或假声男高音)在小号与弦乐的伴奏下,缓缓唱出优美绵长的赞美词,“伟大的安妮降生之始,世间便得以永久安宁,圣光永恒之源,带来温暖光明,荣耀而圣洁之光,泽披你万千臣民...”
        或是安妮女王觉得自己的功绩无愧于这部歌功颂德的作品,很快便传旨封赏亨德尔200英镑的年俸,此举也令后者得以在英国立足,更有了其与选帝侯旧主重逢,尽弃前嫌的佳话......

女高音: 艾琳·麦纳汉·托马斯*** 
        (Elin Manahan Thomas)
伴奏: 启蒙时代管弦乐团*** 
        (Orchestra of the Age of Enlightenment)
指挥: 哈利·克里斯托夫斯***
        (Harry Christophers)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莱哈尔 轻歌剧「快乐的寡妇」
第三幕二重唱: 双唇无语
(Die lustige Witwe:  Act. III - "Lippen schweigen")

唱词大意(中译 © 古水 严禁盗用及站外转载)
(男)美好时光令人陶醉心神往,双唇无语海誓山盟永不忘。
(女)真挚爱情予我生命和力量,相伴朝暮不舍离分共久长。
(男)听那相思弦上,似在倾诉衷肠,我心依然时刻为你思量。
(女)夜莺歌唱,多么甜蜜悠扬,此情不渝挽你共赴沧桑。
(男)我爱你!
(女)
(合)真挚爱情予我生命和力量,相伴朝暮不舍离分共久长

      「快乐的寡妇」(又译“风流寡妇”)是匈牙利作曲家弗朗茨·莱哈尔(Franz Lehár 1870.4.30-1948.10.24)最成功的轻歌剧作品。德语轻歌剧的轻松诙谐之上融入法国喜歌剧的华丽浪漫,跌宕起伏的剧情设置辅以优美流畅的音乐编创,使之赢得了乐界及观众的一致青睐,在从1905年首演至作曲家逝世的几十年间,风靡世界歌剧舞台,至今仍广受欢迎。
        三幕故事围绕一对有情人的聚散离合展开,贵族子弟达尼洛与平民女子汉娜因门第观念无缘牵手。不久后,以驻法使馆秘书身份被派驻巴黎的达尼洛接到一项特殊任务,为本国富有而美貌的银行家遗孀格拉瓦利夫人充当“护花使者”,并在必要时成为她的丈夫,以免其巨额财富因跨国婚姻而流失。舞会上,当认出眼前的贵妇就是往日恋人时,郁闷未消的达尼洛竭力克制心中的爱火,而汉娜也以矜持掩饰惊讶。经过一番彼此试探和相互考验后,这对仍深爱着对方的鸳鸯终于化解恩怨,在众人的祝福声中永结同心。
        第三幕中,男女主人公的一段深情对唱,朴素动人,优美隽永,其轻盈的旋律来自第一幕舞会华尔兹主题,作为整部歌剧最为人熟悉的乐段,常以纯器乐及不同改编演绎出现在音乐会上。        

女高音: 伊丽莎白·哈沃德***
           (Elizabeth Harwood 1938.5.27-1990.6.21)
男高音: 瑞奈·科洛***
           (René Kollo)                        
演奏: 柏林爱乐乐团***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赫伯特·冯·卡拉扬***  
        (Herbert von Karajan 1908.4.5-1989.7.16)

cn_alpha: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莫扎特「降B大调第十三号钢琴奏鸣曲」
首乐章: 快板
(Piano Sonata No. 13 in B-flat Major, K. 333 - I. Allegro)

        同许多传世肖像画予人的印象一样,气质优雅、超然脱俗是最常被用来形容沃尔夫冈·阿玛丢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及其音乐的词汇。当初听者与反复聆赏者共同为莫扎特音乐的纯净澄澈所沉醉时,殊不知将这种直观形象塑造得更为丰满隽永的,恰是作曲家生命中常被忽视的忧郁困顿一面,而经历坎坷洞悉世事后仍保有一颗赤子之心,最是难能可贵也最触动灵魂。
        「降B大调钢琴奏鸣曲」完成于1783年末,作曲家携妻子康斯坦策从萨尔茨堡返回维也纳,在林茨作短暂停留期间,与同时创作的「"林茨"交响曲」堪称姊妹篇。首乐章中对自己童年偶像J. C. 巴赫奏鸣曲主题之借用,曾一度使该作被误归为巴黎时期的创作。只是在双呈示部,发展部及再现部被频繁运用的二度手法,显出莫氏独有个性,流畅而不乏幽默,典雅又不失热情,老练却不入世故,像极了一杯精心冲泡的维也纳咖啡,柔滑甜美的冰奶油下暗藏着浓醇巧克力与苦涩咖啡的激情碰撞。优美深情的歌唱主题在行板乐章得到自由展现,半音阶化的不和谐音似在诉说“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怡然与戚然,却可淡然付之一笑而忘之浑然。回旋奏鸣曲式末乐章,协奏曲的格局及结构样式被大胆引入黑白键的独自陈述中,临近尾声处的华彩处理俨然是作曲家创作思想的忠实贯彻,亦预示着其钢协创作巅峰期的到来。
        莫钢奏的优秀演录很多,分布各个时代与流派,各花入个眼,即便同一首曲子每次谛听亦会感触各异。个人倒是觉得,凡经岁月洗礼或历人生磨难者,当能将莫钢奏演绎出摆脱单纯甜腻之人生百味来,抑或更近作品之本意内涵。被誉为“钢琴隐士”的Christian Blackshaw早年毕业于皇家音乐学院,后赴圣彼得堡音乐学院深造,回国后又拜于柯曾(Clifford Curzon 1907-1982)门下,精于德奥古典、浪漫作品演绎。在妻子癌症离世后,他曾一度因悲伤和三个女儿的抚养,阔别演出舞台多年。2010年复出后即以莫钢奏的演绎技惊四座,被评媒盛赞为“莫扎特钢琴作品当代最佳诠释者”。这套莫钢奏合集是其在Wigmore Hall的音乐会现场录音,录制于2012-13年间,乐界评价很高,干净触键下的完美音色,既有早年Haskil的婉约细腻,亦有Horowitz暮年的返璞归真,Gulda严谨规整的德奥传统更时现于分句中,堪称典范的一版!

演奏: 克里斯蒂安·布莱克肖***
        (Christian Blackshaw)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勃拉姆斯「"学院"节庆序曲」
(Akademische Festouvertüre, Op. 80)

        坐落于奥得河畔的布雷斯劳大学(现弗罗茨瓦夫大学),因其严谨的治学传统与学术氛围,在19世纪享誉欧洲。当获悉自己被该校授予荣誉博士学位后,46岁的约翰内斯·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 1833.5.7-1897.4.3)表现出一贯的冷静与淡定,从容提笔欲复谢函,好友舒尔茨的一句提醒,令其意识到一部贴切的音乐作品方是更合乎礼仪之回赠。
        次年夏季完成的「"学院"节庆序曲」体现出勃拉姆斯对管弦乐结构与技法的娴熟驾驭力,几首仿苏佩风格的大学生歌曲被不着痕迹地巧妙串接,轻松诙谐的旋律结合饱满明亮的配器,使音乐焕发出一种锐意进取、蓬勃向上的精神风貌,古典作品所具有之严肃庄重又完好地象征了知识殿堂的巍峨崇高。全曲按速度和调性可分四段,以主题+插部自然过渡连续演奏,管乐的嘹亮音色与弦乐的快速音阶此起彼落,共同奏响人类文明激昂向上的华章。
        晚年的伯恩斯坦对唱片界日益泛滥的后期加工技术深感厌恶,在其与VPO等乐团为DG灌录的大量经典曲目录音中,均采用了不作修饰的现场原声录音,以求对音乐作品从内涵到外表的如实还原,而这一切的基础,正是个人炉火纯青的技术和对音乐至深的领悟。这版演绎即出自大师1981在维也纳金色大厅指挥VPO的现场录音,工整大气之上不乏令人惊喜的即兴灵感,颇能展现大师晚年风格的一版!

演奏: 维也纳爱乐乐团***
        (Wie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伦纳德·伯恩斯坦***
        (Leonard Bernstein 1918.8.25-1990.10.14)

古水:

*Bach 330* --104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巴赫「D小调双小提琴协奏曲」
次乐章: 徐缓的广板
(Concerto for 2 Violins in D Minor, BWV 1043: II. Largo ma non tanto)

        巴洛克时期的双重协奏曲在形式上更接近大协奏曲,同样是快慢快的乐章结构,独奏乐器担任的主奏部与乐队扮演的协奏部彼此互答,演进主题,通奏低音部则以固定音型作伴奏,维瓦尔第的双重(乃至多重)协奏曲大致如此。J. S. 巴赫传世的小协仅三部,惟有"BWV 1043"是为两把小提琴及乐队而写,独奏乐器间兼有合作与竞奏的特殊关系,进而使之迥异于众多同时代作品,展现出巴赫在创作理念上的超前性。
        整部作品充满典雅而富装饰性的宫廷气质,与普遍认同的作曲家在科滕时代(1717-1723)之创作风格相一致。独奏小提琴以细腻丰盈的音色表情,在传统赋格与对位技法上,予人听觉愉悦外的心灵醇享。慢乐章如歌的主题由第二小提琴奏出,第一小提琴以五度模仿,此后两者在轮流诉答间完成变调与主题发展,静如逝水,缓若行云的乐队伴奏则为乐章设下恬淡宁静的基调,衬托出二重奏之曼妙意境。
        伯恩斯坦的指挥曲目跨度很大,几乎囊括了西音史各个阶段不同作曲家的每一种体裁,这反倒使遴选出一首巴赫曲目在本月推荐颇费思量。幸而从近日正如火如荼激烈角逐的艾萨克·斯特恩国际小提琴大赛拾得灵感,找来三位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古典乐大师级人物的现场合作录音--少年成名的"神童"梅纽因、因一部纪录片结下中国情缘的斯特恩,还有20世纪最伟大的音乐全才伯恩斯坦,如此阵容,不论今日,即便当年亦惟有卡内基音乐厅方能hold住吧!

独奏: 耶胡迪·梅纽因*** 
        (Yehudi Menuhin 1916.4.22-1999.3.12)
        艾萨克·斯特恩***
        (Isaac Stern 1920.7.21-2001.9.22)
协奏: 纽约爱乐乐团***
        (New York Philharmonic)
指挥: 伦纳德·伯恩斯坦***
        (Loenard Bernstein 1918.8.25-1990.10.14)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莫扎特「D小调安魂曲」
第一部分: 进台咏
(Requiem in D minor, K. 626 - I. Introitus)

主啊,请赐他们永恒安息,
并以永世之光泽披。
我们在锡安把你赞颂,
又在耶路撒冷履行盟誓。
请你聆听我的祈祷,
一切生灵终将归于你。
主啊,请赐他们永恒安息,
并以永世之光泽披

        两百多年来,围绕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安魂曲」的轶闻层出不穷,宿命论的观点更为这部莫氏绝笔笼上一层神秘面纱,让人对天才英年早逝扼腕之余,不禁被音乐所含之悲天悯人的情感所深深触动,继而重新思索生命的意义。
        或许是感知到死神的召唤,病中的莫扎特向绪斯迈尔(Franz Xaver Süssmayr),这位才智平庸的学生交代了「D小调安魂曲」的大体架构及创作方向,便于12月5日永诀人寰。因是他人委约作品,为了尽快交稿并得到相应酬劳,以填补莫氏身后的财务亏空,莫扎特遗孀康斯坦策求助于多位丈夫生前友人续写该作,最终由绪斯迈尔完成,虽非尽善尽美,却是最忠实于原旨无疑。
        整部作品由八部分14段构成,演出阵容为双管制乐团、管风琴、四个独唱声部与混声合唱(SATB mixed Choir)。第一段"进台咏"(亦称"进堂咏")为传统弥撒曲的引子部,曲速缓慢,气氛庄严,巴塞特管与大管低沉宽广的音色,教人肃然起敬,感召在主的慈祥面庞下,伸缩号嘹亮高亢地唤醒生者,聚向永恒光辉之源,男低音声部发出神性的呼唤,将一切苦厄恐怖驱散,女高音则如穿透黑暗之明灯,指引灵魂拥抱天国之璀璨。
        虽然自己的同性恋身份早已不是秘密,伯恩斯坦在与妻子费莉希亚(Felicia Cohn Montealegre 1922-1978)婚姻存续期间,基本恪守道德底线,可算是一位称职的丈夫与父亲。当妻子被确诊为肺癌晚期后,他立刻结束分居状态,回到费莉希亚身边全心照顾至其离世。这版与巴广交合作的“莫安魂”便是其为悼念亡妻所录制,其间所流露之个人风格与悲痛情绪亦是显而易见,"震怒之日"中定音鼓的急速锤击如末日审判之雷鸣,摄人魂魄,"进台咏"和"垂泪之日"的哀婉动情又恍如绝望尽处的凄切无语,所谓"生亦何欢,死亦何惧"的哲学思辨,在这里概能让人听出些许释义吧......

独唱: 玛丽·麦克劳林***
        (Marie McLaughlin)
合唱/演奏: 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及合唱团***
        (Chor & Symphonie-Orchester des Bayerischen Rundfunks)
指挥: 伦纳德·伯恩斯坦***
        (Loenard Bernstein 1918.8.25-1990.10.14)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拉赫玛尼诺夫「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
(Rhapsody on a Theme of Paganini, Op. 43)

        在历经四十多天苦心孤诣的创作后,1934年8月18日,年逾六旬的谢尔盖·拉赫玛尼诺夫(Sergei Rachmaninoff 1873.4.1-1943.3.28)在其位于瑞士琉森湖畔的私人别墅完成了「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 一部在帕格尼尼小提琴随想曲第24号主题之上展开24段变奏的单乐章钢琴与乐队作品。
        作为一名技巧娴熟的钢琴演奏家,拉氏本人似乎有意无意地要将“小提琴魔鬼”在弓弦上的炫技演化为黑白键与管弦乐的激情狂想,以在旁人看来似与时代潮流相悖的音乐语汇,表述自己对浪漫主义狂澜将尽所发之喟叹,恰如亲历时代巨变却对祖国始终怀有深情眷恋的作曲家眉宇间“永不褪色的俄式忧郁”般动人心扉。尽管后人常将这部气势恢宏、技巧艰深的作品以钢琴协奏曲形式加以解构,然在作品首演之初,面对欣赏趣味已然两极分化的新大陆听众,迟暮之年的拉氏亦少有地表现出一丝焦躁与不安,直到听众热情的掌声为他找回昔日的矜持与自信,俄罗斯浪漫主义余晖中回光返照般地划过自格林卡时代以降最耀眼的流星。
        与整部作品明朗向上的主基调形成对应的是作曲家在多段变奏中引入的中世纪俄罗斯圣歌曲调,阴郁沉重又柔美深情,透出质朴幽远的伤感和挥之不去的哀愁,那是一个民族气质的自然流露,更是一位游子心境的真实写照。而那种柔情之下潜藏的激情更是在整曲第18变奏中得以淋漓尽致体现,钢琴如歌的旋律在乐队声部的烘托下,发展成一支振奋人心、波澜壮阔的宏伟音诗,更若一艘承载着作曲家毕生理想的巨轮,于昏昏暮色中逐日前行,自有一种教人无比动容的悲壮之美,拉氏的音乐个性亦在此中尽显无遗。
        二战后涌现出的众多美国钢琴家中,俄裔犹太血统钢琴家格拉夫曼当属个中翘楚,少年成名,遍访名师,俄派热情粗犷的演奏风格与德奥理性细致的分句处理,在他身上得以完美融合。70年代手部伤病使其不得不终止演奏生涯,转入教学,国内青年钢琴家朗朗、王羽佳、张昊辰皆出自其门下。推荐这版演绎是他在1964年与伯恩斯坦指挥的纽约爱乐合作的录音,辉煌技巧间不乏令人信服的音乐解读,乐团更是在伯恩斯坦调教下,奏响浪漫主义的优雅华章。      

独奏: 加里·格拉夫曼***
        (Gary Graffman)
协奏: 纽约爱乐乐团***
        (New York Philharmonic)
指挥: 伦纳德·伯恩斯坦***
        (Loenard Bernstein 1918.8.25-1990.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