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明君

圣杯在古老的罗斯林下静待,
剑刃圣杯守护着她的门宅,
与大师的杰作相拥入梦,
漫天星光下,她终可入眠。

古水:

唱词原文(中文意译: © 古水 严禁盗用及站外转载)
Why do we love so carelessly
为何我们总是草草相爱
A broken heart can never feel the same
心碎之后仍要竭力掩盖
Why do we make everything so hollow
为何我们总将坦诚抛开
And then borrow someone's love selfishly
寂寞之时又盼真情告

Why do we take the easy way
为何我们总是选择捷径
No looking back, you never see the pain
畏惧艰辛却想收获真情
Why do we hurt people
为何我们总是选择薄幸
Who we care for and would bear for
却以伤害兑现海誓山盟
If we thought with understanding and with caring in our hearts
倘若心怀宽容彼此相敬
If we could see, if only we could see
回眸追寻那些错过的爱
All the love we lost carelessly
却已无可挽留激情不再

Why do we take and not return
为何我们总是一味索取
No going back, you never meet again
仿佛相聚有时后会无期
Why do we think always
为何我们总是贪图私欲
Of our selfish need and go with greed
却对他人付出绝口不提
When if we knew with certainty and caring in our hearts
但若两情相知真心相许
If we could see, if only we could see
蓦然发现那些错过的爱
All the love we lost
All the love we lost carelessly
已从指缝溜走无法重来

        「Careless Love」,收录于英国前卫摇滚乐队Renaissance主音歌手安妮·哈斯勒姆(Annie Haslam)于1985年同皇家爱乐乐团(RPO)合作的古典跨界专辑「Still Life」。Betty Thatcher填写的歌词为12首脍炙人口的古典曲目赋予了全新内涵,安妮以其跨越五个八度的惊人音域,同皇家合唱协会(RCS)的成员一起,将巴赫的深沉、老柴的忧郁、弗雷的精巧和圣桑的优雅娓娓道来。推荐的这首,旋律即来自肖邦的「"离别"练习曲」(Étude in E, Op. 10/3)。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克鲁姆弗尔茨「F大调长笛与竖琴奏鸣曲」
首乐章: 适度的快板
(Sonata for Flute & Harp in F Major, Op. 8/5 - I. Allegro moderato)

        长笛音色柔亮似莺啭,竖琴绮韵皎澈如泉吟,两种乐器的和鸣更是清新流畅,华美幽婉,散发出浪漫迷人的气息。尽管有着古老的渊源及丰厚底蕴,竖琴真正受到重视并成为主奏乐器,则是始于18世纪晚期,或者说踏板机构被引入竖琴,使其突破调性及半音的限制后。
        让-巴蒂斯特·克鲁姆弗尔茨(Jean-Baptiste Krumpholz 1742.5.8-1790.2.19)是古典主义晚期最具影响力的竖琴演奏家之一,生于捷克兹洛尼茨,长于巴黎的他,音乐启蒙来于在法军军乐团任职的父亲,31岁时在维也纳的一场音乐会奠定了其一流演奏家的地位,服务埃斯特哈齐宫廷并追随海顿学习的三年,成为其独奏与作曲生涯的基石。缘于凡尔赛宫对竖琴音色的偏爱,当时欧洲最著名的竖琴制造商如Naderman和Érard都汇集于花都,克鲁姆弗尔茨的创作既是出于贵族阶层精神消遣之需,亦伴随着乐器构造的改良与演奏技巧之革新。
        因欣赏群体主要集中在王公贵胄,旋律优美,气质典雅的特点在克鲁姆弗尔茨的音乐中尤为明显,为竖琴而作的大量奏鸣曲、前奏/变奏曲、室内乐皆极具沙龙气息,不多的几部协奏曲则是对二重奏在声部上的扩充与探索。这首「F大调奏鸣曲」在竖琴音乐文献中地位非凡,不仅因为旋律无比动听,两件乐器各自优长的充分发挥和交融,更堪比莫扎特为长笛与竖琴所写之协奏曲(K. 299)。“大K”的录音与两位名家的出色演绎,令这版毋庸置疑成为古典乐迷和器乐发烧友的共同珍藏!

长笛: 露易丝·迪·图里奥*** 
        (Louise Di Tullio)
竖琴: 苏珊·麦克唐纳***
        (Susann McDonald)

cIaw:

古水: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维瓦尔第 经文歌「若不是上帝」
第四段: 主赐其亲爱之人安睡
(Nisi Dominus, RV 608 - IV. Cum Dederit)

        「旧约·诗篇」第127篇是唯一出自所罗门王之手的“上行之诗”,全篇五节以隐喻和双关笔法表述了“耶稣基督是一切福赐之源,若不是耶和华,一切皆为徒然”的概念。在通行的拉丁语译本中,该诗以两个“若不是”(Nisi Dominus)的虚拟假设句--“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点题切旨地肯定了主的功绩,告诫世人坚定信仰。
        得益于基督教文化在欧洲历史上之主导地位,从文艺复兴至巴洛克晚期,基于「诗篇」内容的音乐创作层出不穷,这其中自少不了身为神职人员的安东尼奥·维瓦尔第(Antonio Vivaldi 1678.3.4-1741.7.28)。“RV 608”便是他为“诗篇127”谱写的两部圣乐作品之一(另一部RV 803)。作品名称沿袭自同类体裁对于基督教箴言“Nisi Dominus”的借用,八个唱段附结尾(amen)由室内乐队伴奏加独唱演绎。第四段"Cum Deterit"(取拉丁文唱词首句Cum dederit dilectis suis somnum前两个单词),内容参照克雷芒八世的拉丁文译本,合并了原诗第二节中“主赐其亲爱之人安睡”与第三节“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所怀的胎是他所给的赏赐”,意指人们在劳作后依然蒙主的恩惠入睡;同亚当夏娃一般,受造物主恩宠得以降生并“繁衍”后代,传递生命火种及神的旨意。
        依巴洛克时期惯例,教堂音乐人声部分当回避女性演唱者,以童声或阉人歌手代替。这里推荐当代countertenor与古乐团之合作演录,来自阿根廷的新锐假声男高音Franco Fagioli以其醇厚饱满而富穿透力的嗓音,带领听者重回三个世纪前的威尼斯,谛听一场无比虔诚的灵魂皈依。

演唱: 弗兰科·法吉奥里*** 
        (Franco Fagioli)
伴奏: 巴洛克人室内乐团*** 
        (I Barocchisti)
指挥: 迭戈·法索利斯*** 
        (Diego Fasolis)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海顿「降E大调小号协奏曲」
末乐章: 快板/回旋曲
(Trumpet Concerto in E-flat Major, Hob. VIIe/1 - III. Rondo. allegro)

        按键小号(keyed trumpet)大约出现于18世纪末,其发明者奥地利人安东·魏丁格(Anton Weidinger 1766-1852)是维也纳宫廷乐队的小号手,同时也是约瑟夫·海顿(Joseph Haydn 1732.3.31-1809.5.31)的忘年知交。尽管在音域和音色表现力上仍显不足,对一些半音阶旋律的轻松驾驭,已经让按键小号明显优于自然小号(natural trumpet),一时独领风骚。
        「降E大调小号协奏曲」,J. 海顿在64岁时创作并题献给魏丁格,乐器构造改进所带来的技巧创新,实现了主题在高低音域流畅自如的切换,作品的创作构思得以最大程度体现。标准的三乐章结构配合双管制乐队编制,俨然是古典时期典型的协奏曲样式,作曲家晚年娴熟的管弦乐创作技法同其天性中的乐观优雅,交织出最耀目的华章,历百年而不散其醇芳。
        19世纪初,活塞式小号的问世令按键小号昙花一现般迅速消失,惟有海顿和其在埃斯特哈齐宫廷乐队的继任者胡梅尔(Johann Nepomuk Hummel)为之创作的两部小号协奏曲,见证了其曾经有过的风光。推荐的演绎来自美国爵士/古典小号演奏家Wynton Marsalis在索尼古典为该曲所作之第二版录音,伦敦圣吉尔教堂绝佳的音场空间加之Sony的SBM降噪技术,令纯净辉煌的铜管音色若秋日午后阳光一般,予人温暖尽享惬意。

独奏: 温顿·马萨利斯*** 
        (Wynton Marsalis)
协奏: 英国室内乐团***
        (English Chamber Orchestra)
指挥: 雷蒙德·莱帕德***
        (Raymond Leppard)

古水:

        袅袅炊烟是线,缝起鸡犬相闻的田园光阴。要寻一段锦色素年,摘春花泡酒,听夏风浅吟,赏温柔秋月,寻冬雪腊梅。草木闲情光阴里,当一个对红尘不理不问的渔樵闲人,守着青瓦老宅,日出忙活,日落读书,听鸟鸣,闻花香。直到瓦片与石子路的缝隙间生出了青草,才知时光正在悄然老去...... 
 
 
文摘: 时光印痕--唐诗宋词中的节气之美 
作者: 沈善书 
音乐: 杲杲日出
(Here Comes the Sun) 
作曲: 乔治•哈里
森(George Harrison 1943-2001) 
改编/演奏: 大卫•贾格斯(David Jaggs)

古水: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贝多芬「降B大调第二十九钢琴奏鸣曲」
末乐章: 引子/广板 – 赋格/坚定的快板
(Piano Sonata No. 29 in B♭ Major, Op. 106 "Hammerklavier"- IV. Introduzione: Largo – Fuga: Allegro risoluto)

        “槌子键琴”(Hammerklavier)完稿于1818年秋,标题源自德语中对早期击弦钢琴的称呼(hammerklavier),路德维希·范·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2.17-1827.3.26)将之题献给鲁道夫大公。庞冗结构下的辉煌技巧与精深内涵,却非那位慷慨的赞助人所能驾驭和理解,乐器之王的非凡表现力几被发挥到极致,更臻与整个管弦乐团旗鼓相当之境。在无声世界里痛苦摸索,试图找回自我存在的作曲家,此刻俨然已是精神世界的主宰,用音符重绘内心世界壮丽云图,更以织体重塑大千世界完美格局。
        常见于晚期贝钢奏之四乐章形式,为器乐作品赋予了交响化的叙事架构,更为充裕的情感表达空间,也令舒伯特频频借鉴在其钢奏作品中,却终与乐圣尊贵不凡、兼济天下之王者气度相去甚远。末乐章以一段缓慢而具冥想气质的引子开始,在速度和情绪上同三乐章(绵延的柔板)自然衔接,紧接着的快板则以其简洁活泼的主题再现二乐章谐谑曲之节奏特征,令人眼花缭乱的变调后,乐曲转入降B大调,展开一段堪称作曲家谱写的最长赋格段落,调性上及音型上呼应首乐章开头的一连串强音,半音化的乐句展开奠定了末乐章的不协和基调,极富对比性的乐句中间,贝多芬展现了其在对位技法上的极致造诣。孕育自磨难与孤独却焕发出无限热情,充满着愤怒与挑衅却教十指双耳欲罢不能,作曲家选择一条无人踏足的荒径,来向世人证明勇者不悔的誓言和探求真理的决心。
        应当说,现代钢琴的音域及音色特质更适于实现这部作品的技巧从而还原其意图,作为贝钢奏热门曲目,陷入“砸琴”的技术误区常在所难免,以此作为版本评判依据实不可取,力度、踏板运用和演奏时长很大程度上决定该作演绎优劣,老一辈德奥大师如Schnabel、Backhaus及Kempff等人的解读自当崇敬,Pollini、Barenboim的诠释也各异其趣,中生代演奏家们指尖的声音予人更多一份个性化思考与理性认识。推荐这版日裔女钢琴家児玉 麻里于近年的录音演绎,非常学院派而独具风格的一版! 

演奏: 児玉 麻里***
        (Mari Kodama)

古水:

妙竹佳音煊曙色,
煙洲皓露浣秋聲 。
潯陽遺韻無人識,
西域新拍負曜名 。
羈旅十年霜染鬢,
樽前一曲漱塵纓 。
杳聞蕭瑟離思調,
月滿關河幾處明 。



音乐: 旭辉(Morning Glory)
编曲: 卡努纳什(Karunesh)
文案: 拟古七律

诗作: © 古水(禁止盗用及站外转载)

古水:

但齐「D大调序曲」
末乐章: 不太快的小快板
(Overture in D Major, P. 228: III. Allegretto ma non troppo)

        弗朗茨·伊格纳兹·但齐(Franz Ignaz Danzi 1763.6.15-1826.4.13)出生在德国西南小镇施韦青根,自幼跟随在曼海姆宫廷担任大提琴手的意大利裔父亲学习音乐,成年后辗转慕尼黑、莱比锡、斯图加特等地担任乐师及乐正,晚年专注于音乐教育和推广,62岁时卒于卡尔斯鲁厄。
        纵观但齐生活的时代,可谓人才辈出,名家云集。年长的海顿身居埃森施塔特,绸缪着古典大幕后的主音;天才的莫扎特离开萨尔茨堡,为音乐之都带去一缕清新;意气风发的贝多芬亦择高处而立,向整个欧洲挥洒着他的激情;后生可畏的韦伯更屹立潮头,奏响浪漫主义先声。身负一流大提琴家之名的但齐,虽创作体裁广泛,音乐精致迷人卓显声部美感,却在当时乃至今日频遭忽视,20世纪对其作品目录的整理修订,无疑让世人以客观的视角重新评价其于乐史之地位。
        这部「D大调序曲」,以"P"(Volkmar von Pechstaedt)编号推断,当是但齐晚期作品,形式上与意大利式交响曲(sinfonia)相仿,快-慢-快三乐章结构,兼有器乐协奏曲的对话特性与早期曼海姆交响曲之风格,末乐章中,长笛清脆的哼唱同乐队庄严的回响凝成一曲果香浓郁的秋日畅想!

演奏: 慕尼黑室内乐团**
        (Münchener Kammerorchester)
指挥: 霍华德·格里菲斯**
        (Howard Griffiths)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亨德尔「圣光永恒之源」
(Ode for the Birthday of Queen Anne, HWV 74 - I. Aria: Eternal source of light divine)

        对于巴洛克时期两位音乐巨擘巴赫与亨德尔,后世常评价道: “前者的音乐是奉献给上帝的,而后者的音乐则是赞美君王的。”一言既点出那个“君权神授”时代下,音乐创作主体之神圣与崇高,亦概括了两人在艺术探索上的极致追求,可谓殊途同归。
        1710年,当巴赫返回魏玛,安心于管风琴师一职,并努力抚养妻儿时,从意大利学习歌剧回来后不久的格奥尔格·弗里德里希·亨德尔(Georg Friedrich Händel 1685.3.5-1759.4.14)也在汉诺威选帝侯宫廷谋得乐正一职,一次偶然造访伦敦,眼见自己完成于意大利期间的歌剧大受欢迎,让亨德尔产生留在英伦发展的想法。当时的安妮女王(Queen Anne 1665-1714)正忙着周旋于议会纷争和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可谓日理万机,压力山大,自无心流连于自己那支宫廷乐队,但这位女强人还是慧眼识珠,发现了德国人的才华,并委约于其。1713年,「乌德勒支和约」缔结,英国获得了最大利益,不列颠帝国的旗帜高高飘扬,审时度势的亨德尔在这一年初完成了世俗康塔塔「女王生日颂歌」,谨作为向女王生辰之献礼。作品共七段,采用英国诗人菲利普斯(Ambrose Philips)的唱词文本,以三声部合唱团、室内乐团及管风琴演绎,借用咏叹调、二重唱及合唱形式咏颂臣民对女王之崇敬与赞美。首段由女低音(或假声男高音)在小号与弦乐的伴奏下,缓缓唱出优美绵长的赞美词,“伟大的安妮降生之始,世间便得以永久安宁,圣光永恒之源,带来温暖光明,荣耀而圣洁之光,泽披你万千臣民...”
        或是安妮女王觉得自己的功绩无愧于这部歌功颂德的作品,很快便传旨封赏亨德尔200英镑的年俸,此举也令后者得以在英国立足,更有了其与选帝侯旧主重逢,尽弃前嫌的佳话......

女高音: 艾琳·麦纳汉·托马斯*** 
        (Elin Manahan Thomas)
伴奏: 启蒙时代管弦乐团*** 
        (Orchestra of the Age of Enlightenment)
指挥: 哈利·克里斯托夫斯***
        (Harry Christophers)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莱哈尔 轻歌剧「快乐的寡妇」
第三幕二重唱: 双唇无语
(Die lustige Witwe:  Act. III - "Lippen schweigen")

唱词大意(中译 © 古水 严禁盗用及站外转载)
(男)美好时光令人陶醉心神往,双唇无语海誓山盟永不忘。
(女)真挚爱情予我生命和力量,相伴朝暮不舍离分共久长。
(男)听那相思弦上,似在倾诉衷肠,我心依然时刻为你思量。
(女)夜莺歌唱,多么甜蜜悠扬,此情不渝挽你共赴沧桑。
(男)我爱你!
(女)
(合)真挚爱情予我生命和力量,相伴朝暮不舍离分共久长

      「快乐的寡妇」(又译“风流寡妇”)是匈牙利作曲家弗朗茨·莱哈尔(Franz Lehár 1870.4.30-1948.10.24)最成功的轻歌剧作品。德语轻歌剧的轻松诙谐之上融入法国喜歌剧的华丽浪漫,跌宕起伏的剧情设置辅以优美流畅的音乐编创,使之赢得了乐界及观众的一致青睐,在从1905年首演至作曲家逝世的几十年间,风靡世界歌剧舞台,至今仍广受欢迎。
        三幕故事围绕一对有情人的聚散离合展开,贵族子弟达尼洛与平民女子汉娜因门第观念无缘牵手。不久后,以驻法使馆秘书身份被派驻巴黎的达尼洛接到一项特殊任务,为本国富有而美貌的银行家遗孀格拉瓦利夫人充当“护花使者”,并在必要时成为她的丈夫,以免其巨额财富因跨国婚姻而流失。舞会上,当认出眼前的贵妇就是往日恋人时,郁闷未消的达尼洛竭力克制心中的爱火,而汉娜也以矜持掩饰惊讶。经过一番彼此试探和相互考验后,这对仍深爱着对方的鸳鸯终于化解恩怨,在众人的祝福声中永结同心。
        第三幕中,男女主人公的一段深情对唱,朴素动人,优美隽永,其轻盈的旋律来自第一幕舞会华尔兹主题,作为整部歌剧最为人熟悉的乐段,常以纯器乐及不同改编演绎出现在音乐会上。        

女高音: 伊丽莎白·哈沃德***
           (Elizabeth Harwood 1938.5.27-1990.6.21)
男高音: 瑞奈·科洛***
           (René Kollo)                        
演奏: 柏林爱乐乐团***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赫伯特·冯·卡拉扬***  
        (Herbert von Karajan 1908.4.5-1989.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