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明君

圣杯在古老的罗斯林下静待,
剑刃圣杯守护着她的门宅,
与大师的杰作相拥入梦,
漫天星光下,她终可入眠。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威尔第「西西里晚祷序曲」
(I vespri siciliani: Overture)

        现代意义上的意大利形成前的很长历史时期里,其下诸多行省(大区)如威尼斯、那不勒斯以及西西里等都是各自独立的王国,而这些王国又在欧洲各大君主势力与罗马教廷长期的权力纷争中,历经血雨腥风的权力更迭。王朝的辉煌终归于尘土,惟自由精神得流芳万古!
        1282年的西西里,正处在安茹王朝夏尔一世的统治下,这位法王路易九世胞弟依托着法兰西王室和教宗的强大后盾,恣意践踏领地人民的自由与尊严,民怨四起的西西里到处涌动着起义的暗流。3月30日,在巴勒莫圣神大教堂的复活节晚祷仪式上,法籍士兵当众侵犯当地妇女之行径引发众怒,进而引发一场血腥的种族仇杀,这就是著名的“西西里晚祷事件”,很快起义之火随着晚祷钟声传遍全岛,持续20年的西西里晚祷战争亦由此开始......
        朱塞佩·威尔第(Giuseppe Verdi 1813.10.9-1901.1.27)以这一真实历史事件为背景创作的同名歌剧,最初是为巴黎歌剧院而写的法国大歌剧,于1855年6月首演并获得成功。在之后的意大利演出时,却因剧本审核之故,作曲家无奈将故事发生地从13世纪的西西里改成了17世纪西班牙统治下的里斯本,以回避敏感政治元素。次年,在保持意式歌剧纯粹性的呼声中,威尔第又将第三幕中体现大歌剧特色的大段芭蕾节略,自此确立下该剧的标准版本直至今日。推荐的序曲,是该剧最为人熟知的部分,由象征晚祷仪式的慢速庄严主题开场,激烈的定音鼓引出浓重而摄人心魄的中段主题,暗喻民众对暴政之奋起抵抗,乐曲随后转入弦乐奏出的抒情旋律,同时以模仿行军步伐和战马嘶鸣的急促铜管承接,预示人民意志的坚定与不可战胜,第二主题经过反复和增强,升华为一支凯旋之歌,壮阔无比,激动人心!  

演奏: 维也纳爱乐乐团***
        (Wie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朱塞佩·西诺波利***
        (Giuseppe Sinopoli 1946.11.2-2001.4.20)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苏佩「黑桃皇后」序曲
(Suppé: Pique Dame - Overture)

        普希金的短篇小说「黑桃皇后」以寓言性情节设置结合超自然元素,揭示出人性的虚伪与贪婪。以之为蓝本创作的舞台作品中,最为著名的要数柴可夫斯基的同名歌剧以及奥地利作曲家弗兰茨·冯·苏佩(Franz von Suppé 1819.4.18-1895.5.21)的二幕德语轻歌剧「黑桃皇后」。
        苏佩的这部作品是在其早前创作的一部名为「算卦者」的独幕歌剧基础上修改扩充而来,更多诙谐轻松的音乐元素被加入剧情,以体现轻歌剧的喜剧性特质,迎合当时观众的欣赏口味。尽管1864年的格拉茨首演获得良好口碑,进而享誉维也纳,该剧还是同苏佩大多数作品一样,不可避免地陷入被遗忘的境地,惟有歌剧的序曲,因其多变的节拍和生动的旋律,时至今日仍常被作为音乐会曲目单独上演,广受青睐。
        缓慢而富神秘气息的慢板主题引出全曲,多次反复后逐渐演变成为一段抒情旋律的伴奏,随着速度与音量的递进式变化,在中段之快板上呈现出热烈欢闹的舞蹈场面,同前后的柔缓优雅形成对照,尾声部分借助管弦乐齐鸣达到情绪之鼎沸,呼应故事完满的结局。
        今年适逢苏佩诞辰两百周年,谨以这首洋溢着欢快气氛的序曲揭开2019年古典推荐之序幕,祝爱乐者们“猪”事顺利,欢“乐”常伴! 

演奏: 维也纳爱乐乐团***
        (Wie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乔治·索尔蒂 爵士***
        (Sir Georg Solti 1912.10.21-1997.9.5)

古水:

2019年柏林爱乐乐团新年音乐会曲目单
(点击进入云音乐聆听收藏)

莫扎特[D大调第26钢琴协奏曲“加冕”]
  (Mozart: Piano Concerto No. 26 in D Major "Coronation", K. 537)
拉威尔 [西班牙狂想曲]
  (Ravel: Rapsodie espagnole,M.54)
拉威尔[“镜子”组曲]之“丑角的晨歌”
  (Miroirs: Alborada del gracioso, M.43a)
拉威尔[夭亡公主的帕凡舞曲]
  (Pavane pour une infante défunte, M.19)
拉威尔[波莱罗]
  (Boléro,M.81)
(encore)
比才[卡门组曲第一号]
  (Bizet: Carmen Suite No. 1) 

钢琴/指挥: 丹尼尔·巴伦博伊
                (Daniel Barenboim)

Crystal:

古水:

*Bach 330* -- 108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巴赫「圣诞清唱剧
第五部分: 开场合唱 “啊,上帝,让我们歌唱你的荣耀!”
(Christmas Oratorio, BWV 248 - Part V: Chorus "Ehre sei dir, Gott, gesungen")

        [圣诞清唱剧]是J. S. 巴赫为1734年圣诞季宗教仪式所创作的大型圣乐作品,同年及次年于莱比锡的圣托马斯大教堂和圣尼古拉斯大教堂献演。该作沿用音乐剧形式,由六部根据[圣经]故事构思的宗教康塔塔以耶稣基督降生的时间顺序串联而成,最初分别在圣诞节当日、翌日、第三日、新年元日、新年后首个礼拜日及主显节上演。
        声部和配器构成上,以加入通奏低音的室内乐团为四声部(SATB)与合唱团作伴奏,同时贯以福音传教士的宣叙旁白。皮坎德(Picander)编写的唱词大量引用了[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中的内容(宣叙调),同时穿插众赞歌及语意更为通俗的自由诗(抒情宣叙调/咏叹调/开场合唱曲),以贴近普通民众之欣赏趣味。第五部分的开场合唱器乐组成上选择了音色高亢婉转的柔音双簧管和细腻丰满的弦乐,以呼应人声合唱的欢欣喜悦,藉此表达人类对基督品德之无上赞美及救主赐福的无限感恩!

唱词对照本(中译 © 邹仲之)
Ehre sei dir, Gott, gesungen
啊,上帝,让我们歌唱你的荣耀
Dir sei Lob und Dank bereit
让我们赞美你,感谢你
Dich erhebet alle Welt
全世界在颂扬你
Weil dir unser Wohl gefällt
因为我们的福祉来源于你
Weil anheut
因为今天
Unser aller Wunsch gelungen
我们的愿望得到实现
Weil uns dein Segen so herrlich erfreut
因为你的祝福赐予我们光荣和欢

演唱: 加辛格合唱团***
        (Gächinger Kantorei)
演奏: 斯图加特巴赫学院乐团***
        (Bach Collegium Stuttgart)
指挥: 赫尔穆特·里霖***
        (Helmuth Rilling)

古水:

*Bach 330* --107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之
巴赫「F大调键琴协奏曲」 
末乐章: 快板 
(Concerto for Solo Keyboard in F major, BWV 978)

        协奏曲脱胎于奏鸣曲,在17世纪下半叶至18世纪初逐步发展为器乐创作的主要体裁,意大利人对其结构样式的确立与积极推广,使之无可争议地领一时风气之先,整个欧洲音乐界更惟其马首是瞻。
        时隔五年,J. S. 巴赫在其23岁时重返魏玛宫廷担任乐师。出于对意式协奏曲浓厚的兴趣及当时雇主的聆赏趣味,他从手头仅能获得的同时代协奏曲乐谱入手,开始之后被称作“魏玛协奏曲改编”的器乐再创作。威尼斯乐派的协奏曲久负盛名,为各种乐器写下几百部协奏曲的维瓦尔第更是个中翘楚,他在阿姆斯特丹出版的两套协奏曲集「和谐的灵感」(L'estro armonico)及「异乎寻常」(La stravaganza),震惊乐界之余更被喜爱音乐的约翰·恩斯特王子(巴赫的雇主)购得曲谱带回魏玛,明确指定宫廷乐师进行器乐移植,以供日常演奏之用。擅长键盘乐器的巴赫从这些充满创意与非凡技巧的作品中挑选出多部,融入自己对该种体裁的独到理解与巧妙创新,使精巧细致的意式靓声在注重对位表现抑或洪亮音色的大键琴及管风琴上得到了完美再现。
        这首“F大调”源自「和谐的灵感」第三首(Op. 3/3, RV 310),本为独奏小提琴与弦乐队而作,巴赫以无伴奏大键琴之形式改编,因乐章结构及和声手法上仍遵循原作,故保留“协奏曲”之名。不同于当代众多双排键羽管键琴的本真演绎,管风琴以左右手及踏板所能呈现之瑰丽多姿旋律及宏大开阔音场,远非管弦乐队齐奏所能及,却足见音乐之父广博胸襟下的缜密乐思! 

独奏: 艾琳娜·巴尔沙伊*** 
         (Elena Barshai)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莫扎特 歌剧「魔笛」
第二幕咏叹调: "复 仇的火焰在我胸中燃烧"
(Die Zauberflöte - Act II. "Der Hölle Rache")

唱词大意:
复 仇的火焰在我胸中燃烧
死 亡与绝望把我紧紧围绕
若妳不能手刃萨拉斯特罗
让其痛苦感受死 亡的味道
就请妳将这母女旧情忘掉
我将永远把妳抛弃
同妳永远断绝关系
此生不再与妳相认
相隔天地相忘红尘
若妳不能教他惊恐失色
就请听到妳母亲的咒 誓
这来自复仇女神的咒 誓   

        "复 仇的火焰在我胸中燃烧",沃尔夫冈·阿玛丢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歌剧「魔笛」第二幕中夜后的咏叹调,亦是西方声乐史上最富挑战的花腔唱段。当夜后得知女儿帕米娜公主同卡米诺王子相爱,并得到死敌--大祭司萨拉斯特罗的赐福后,嫉妒与复 仇欲急剧膨胀,她交给女儿一把匕首,命其刺杀大祭司,否则便割断母女之情。坚定且饱含力量的主题响起,夜女王从温柔贤良的慈母瞬间变身气势汹汹的母夜叉,大跳与长短句在极富紧张感的上行旋律推进中,将音色表现由抒情转入夸张,音域也伴随复仇情绪的升级攀升至"high f",令人毛骨悚然之余,亦突显人物性格的善恶迭变及剧情之突转。意式歌剧花腔技法的醇熟运用,在莫氏这部临终前两个月方完成的德语歌唱剧中,达到古典时期无以超越的巅峰,也为西方声乐史抒写了瑰丽篇章。 

演唱: 艾达·莫泽尔***
        (Edda Moser)
演奏: 巴伐利亚国立歌剧院管弦乐团***
        (Bayerischen Staatsoper orchestra)
指挥: 沃尔夫冈·萨瓦利什***
        (Wolfgang Sawallisch 1923.8.26-2013.2.22)

古水: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斯塔布斯「低音部弗里亚即兴曲第一号」
(Stubbs: Improvisation I on the Folia bass)

        弗里亚舞曲(folia)可追溯至14世纪文艺复兴早期的葡萄牙,是欧洲有记载的最古老乐曲形式之一,最初仅作为牧羊人和农夫歌唱舞蹈时的伴奏节拍,旋律简单却带即兴意味。法国作曲家吕利(Jean-Baptiste Lully 1632-1687)最早在弗里亚舞曲中运用了和弦进行与旋律线,歌剧及声乐艺术的风靡则令这一曲式登上大雅之堂。几乎与此同时,器乐演奏技巧的突破与创新,亦为弗里亚舞曲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使之由曲调单一的音乐主题演变为旋律多变的即兴创作。
        巴洛克时代是弗里亚舞曲创作的繁荣期,从太阳王御前乐师吕利、维奥尔琴宗师马兰·马雷,到意大利小提琴艺术开创者科雷利、歌剧那不勒斯学派奠基人A. 斯卡拉蒂,再到巴洛克音乐巨匠巴赫、亨德尔、维瓦尔第,都为这种曲式留下了非凡创作。进入创作理念与音乐风格剧变的古典时期,古老的曲式逐渐被人们淡忘,直到20世纪30年代,才于少数作曲家的笔下得到复兴。
        推荐的这张ECM厂牌于06年推出的室内乐专辑中,美国鲁特琴演奏家Stephen Stubbs携其自组之古乐团体Teatro Lirico,力邀多位古乐器名家,以各种当今罕见乐器之自由组合,对多位巴洛克时代音乐家的弗里亚舞曲作品,进行了本真还原,同时缀以藉复古手法编创的几段变奏,使得这一传承600年的古老曲式焕发迷人韵致。 

中提琴: 米洛斯·维纶特***
            (Milos Valent)
竖琴: 玛克辛·艾兰德***
         (Maxine Eilander)
低音里拉琴: 艾琳·海德利***
                   (Erin Headley)
低音鲁特琴: 斯蒂芬·斯塔布斯***
                   (Stephen Stubbs)

古水:

唱词原文(中文意译: © 古水 严禁盗用及站外转载)
Why do we love so carelessly
为何我们总是草草相爱
A broken heart can never feel the same
心碎之后仍要竭力掩盖
Why do we make everything so hollow
为何我们总将坦诚抛开
And then borrow someone's love selfishly
寂寞之时又盼真情告

Why do we take the easy way
为何我们总是选择捷径
No looking back, you never see the pain
畏惧艰辛却想收获真情
Why do we hurt people
为何我们总是选择薄幸
Who we care for and would bear for
却以伤害兑现海誓山盟
If we thought with understanding and with caring in our hearts
倘若心怀宽容彼此相敬
If we could see, if only we could see
回眸追寻那些错过的爱
All the love we lost carelessly
却已无可挽留激情不再

Why do we take and not return
为何我们总是一味索取
No going back, you never meet again
仿佛相聚有时后会无期
Why do we think always
为何我们总是贪图私欲
Of our selfish need and go with greed
却对他人付出绝口不提
When if we knew with certainty and caring in our hearts
但若两情相知真心相许
If we could see, if only we could see
蓦然发现那些错过的爱
All the love we lost
All the love we lost carelessly
已从指缝溜走无法重来

        「Careless Love」,收录于英国前卫摇滚乐队Renaissance主音歌手安妮·哈斯勒姆(Annie Haslam)于1985年同皇家爱乐乐团(RPO)合作的古典跨界专辑「Still Life」。Betty Thatcher填写的歌词为12首脍炙人口的古典曲目赋予了全新内涵,安妮以其跨越五个八度的惊人音域,同皇家合唱协会(RCS)的成员一起,将巴赫的深沉、老柴的忧郁、弗雷的精巧和圣桑的优雅娓娓道来。推荐的这首,旋律即来自肖邦的「"离别"练习曲」(Étude in E, Op. 10/3)。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克鲁姆弗尔茨「F大调长笛与竖琴奏鸣曲」
首乐章: 适度的快板
(Sonata for Flute & Harp in F Major, Op. 8/5 - I. Allegro moderato)

        长笛音色柔亮似莺啭,竖琴绮韵皎澈如泉吟,两种乐器的和鸣更是清新流畅,华美幽婉,散发出浪漫迷人的气息。尽管有着古老的渊源及丰厚底蕴,竖琴真正受到重视并成为主奏乐器,则是始于18世纪晚期,或者说踏板机构被引入竖琴,使其突破调性及半音的限制后。
        让-巴蒂斯特·克鲁姆弗尔茨(Jean-Baptiste Krumpholz 1742.5.8-1790.2.19)是古典主义晚期最具影响力的竖琴演奏家之一,生于捷克兹洛尼茨,长于巴黎的他,音乐启蒙来于在法军军乐团任职的父亲,31岁时在维也纳的一场音乐会奠定了其一流演奏家的地位,服务埃斯特哈齐宫廷并追随海顿学习的三年,成为其独奏与作曲生涯的基石。缘于凡尔赛宫对竖琴音色的偏爱,当时欧洲最著名的竖琴制造商如Naderman和Érard都汇集于花都,克鲁姆弗尔茨的创作既是出于贵族阶层精神消遣之需,亦伴随着乐器构造的改良与演奏技巧之革新。
        因欣赏群体主要集中在王公贵胄,旋律优美,气质典雅的特点在克鲁姆弗尔茨的音乐中尤为明显,为竖琴而作的大量奏鸣曲、前奏/变奏曲、室内乐皆极具沙龙气息,不多的几部协奏曲则是对二重奏在声部上的扩充与探索。这首「F大调奏鸣曲」在竖琴音乐文献中地位非凡,不仅因为旋律无比动听,两件乐器各自优长的充分发挥和交融,更堪比莫扎特为长笛与竖琴所写之协奏曲(K. 299)。“大K”的录音与两位名家的出色演绎,令这版毋庸置疑成为古典乐迷和器乐发烧友的共同珍藏!

长笛: 露易丝·迪·图里奥*** 
        (Louise Di Tullio)
竖琴: 苏珊·麦克唐纳***
        (Susann McDonald)

cIaw:

古水: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维瓦尔第 经文歌「若不是上帝」
第四段: 主赐其亲爱之人安睡
(Nisi Dominus, RV 608 - IV. Cum Dederit)

        「旧约·诗篇」第127篇是唯一出自所罗门王之手的“上行之诗”,全篇五节以隐喻和双关笔法表述了“耶稣基督是一切福赐之源,若不是耶和华,一切皆为徒然”的概念。在通行的拉丁语译本中,该诗以两个“若不是”(Nisi Dominus)的虚拟假设句--“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点题切旨地肯定了主的功绩,告诫世人坚定信仰。
        得益于基督教文化在欧洲历史上之主导地位,从文艺复兴至巴洛克晚期,基于「诗篇」内容的音乐创作层出不穷,这其中自少不了身为神职人员的安东尼奥·维瓦尔第(Antonio Vivaldi 1678.3.4-1741.7.28)。“RV 608”便是他为“诗篇127”谱写的两部圣乐作品之一(另一部RV 803)。作品名称沿袭自同类体裁对于基督教箴言“Nisi Dominus”的借用,八个唱段附结尾(amen)由室内乐队伴奏加独唱演绎。第四段"Cum Deterit"(取拉丁文唱词首句Cum dederit dilectis suis somnum前两个单词),内容参照克雷芒八世的拉丁文译本,合并了原诗第二节中“主赐其亲爱之人安睡”与第三节“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所怀的胎是他所给的赏赐”,意指人们在劳作后依然蒙主的恩惠入睡;同亚当夏娃一般,受造物主恩宠得以降生并“繁衍”后代,传递生命火种及神的旨意。
        依巴洛克时期惯例,教堂音乐人声部分当回避女性演唱者,以童声或阉人歌手代替。这里推荐当代countertenor与古乐团之合作演录,来自阿根廷的新锐假声男高音Franco Fagioli以其醇厚饱满而富穿透力的嗓音,带领听者重回三个世纪前的威尼斯,谛听一场无比虔诚的灵魂皈依。

演唱: 弗兰科·法吉奥里*** 
        (Franco Fagioli)
伴奏: 巴洛克人室内乐团*** 
        (I Barocchisti)
指挥: 迭戈·法索利斯*** 
        (Diego Fasol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