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明君

圣杯在古老的罗斯林下静待,
剑刃圣杯守护着她的门宅,
与大师的杰作相拥入梦,
漫天星光下,她终可入眠。

都说,人生如戏,有哪晓得,戏如梦。 忆昔婉转曲,眉眼入画里, 而今浮生几重变,尽都付烟云,繁华谢,唯有苍凉花火。

评论(2)

热度(3)